搜索 解放軍報

回望硝煙處,這是我們嚮往的“CP”

來源:新華社 作者:賴星 張璇 發佈:2021-03-18 08:23:20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“CP”是近年來興起的網絡熱詞,其英文全稱“Couple”含有情侶之意,在網絡上衍伸為“組合、配對”。它衝破“次元壁”廣泛流行於綜藝節目甚至日常生活中。

很多年輕人不瞭解的是,在100年前,作為“共產黨”英文縮寫的“CP”就是當時的熱詞。在那個動盪的年代,許多有志青年的志向就是加入“CP”。他們中有不少人在革命道路上牽手相愛,演繹出令百年之後的“Couple”們感動、嚮往的浪漫真情。

因為信仰,海誓山盟更顯壯麗。

贈給我的心上人李女士

“To my sweet heart ,Miss Lee.(贈給我的心上人李女士)

May happiness be with you throughout the New Year.(祝願新年快樂)”

↑圖為陳毅安贈送給李志強的賀卡。(井岡山革命博物館提供)

↑圖為陳毅安贈送給李志強的賀卡封面。(井岡山革命博物館提供)

這張新年賀卡寫於99年前,現收藏於井岡山革命博物館,封面上是一名女話務員的頭像,下方寫着“恭賀新禧”四個金字,卡片中間用綠色毛線固定,內頁寫着字跡優美流暢的英文。

寄件人陳毅安,19歲時便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戴着眼鏡的他俊朗清秀,並不像看起來那樣文弱。

毛澤東在《西江月·井岡山》一詞中,以“黃洋界上炮聲隆,報道敵軍宵遁”讚頌黃洋界保衞戰,而在前線指揮戰鬥的就有陳毅安。

1928年,陳毅安等人指揮兩個連擊退敵人四個團,守住了井岡山大本營。那年,他只有23歲,從黃埔軍校畢業不滿兩年,可謂“出道即巔峯”。

↑陳毅安與李志強的合影。(中國國家博物館提供)

因歲月動盪,陳毅安和女友李志強被迫分隔兩地。和如今的異地戀男女一樣,他會在信中向女友表白:“我也時常看見成羣結隊的女學生,但是我的心動也不動……”

他前前後後給李志強寄去54封信,彷彿在戀人的耳邊説着情話——

“你不要時常念着我,你去努力革命工作,你才是真正的愛我。至於我咧,我是永遠愛你的。”

“我的靈魂,我的寶貝,你的生日到了,我沒有預備禮物,就贈一個KISS罷!”

1929年,陳毅安負傷回鄉休養時,終於迎娶了心愛的姑娘。但沒過多久,他又揮別妻子重返戰場。

關山難越,就連通信也變得奢侈。1931年,李志強終於接到丈夫的來信,那是一封“無字書”。

原來,陳毅安曾和她約定,如果他犧牲了,會託人給她寄去一封不寫任何字的信。而他犧牲時,年僅25歲。

沒有誰生而英勇,陳毅安也曾暗自悲傷,“恐怕他人笑我沒有革命的勇氣而不敢流淚”,但他深知唯有自我犧牲才能“建築一個光明燦爛的國家”。

丈夫犧牲後,李志強仍悉心保存着這些信件。1983年,李志強病逝於北京,後人遵其遺願,將她與丈夫合葬於井岡山。

為一個“等”字守候70餘載

↑圖為池煜華。(資料圖片由興國縣委宣傳部提供)

有人説,愛情最好的樣子就是在一起。

但在兵荒馬亂的年歲裏,有許多的愛情從頭望到尾,唯有一個“等”字。

美國記者哈里森·索爾茲伯裏在《長征——前所未聞的故事》一書中曾寫道:“粵贛邊區的軍事指揮李才蓮也犧牲了,沒有人知道死難的具體時間和情形。”

李才蓮是江西興國人,15歲加入中國共產黨。他在新婚第3天,便離家參加革命。妻子池煜華曾步行五六天前往贛南寧都,只為和丈夫相聚。

依依惜別之際,李才蓮對她説:“如果有人説我死了,千萬不要相信,記住,等着我。”

一句叮囑,支撐着池煜華度過了此後的70多個春秋。

日復一日,她倚門翹首以盼。一低頭,一抬腳,就是歲月起伏。一道木門檻,硬是被踏出一道豁口,宛如一彎殘月。

1934年秋,中央紅軍主力長征後,李才蓮留下堅持鬥爭,任中共蘇區中央分局委員。

聽説丈夫在瑞金打游擊,池煜華便翻山越嶺尋找,卻遍尋不到。但她始終記得丈夫的叮囑,侍奉婆婆並將李才蓮的弟弟、妹妹撫養成人。

漫長的等待中,她時常對着一面鏽跡斑斑的老鏡子梳妝,那是丈夫留下的唯一愛情信物。只是鏡中人,已青絲成霜。

直到20世紀80年代,相關部門才得以確定,李才蓮於1935年犧牲在瑞金銅缽山區。那是一場突圍之戰,年僅22歲的李才蓮被叛徒殺害。

2005年,94歲的池煜華去世。沒人知道這位因一個“等”字,守候了70餘年的老人臨終前在想些什麼。陪她老去的,是那面被歲月斑駁了的老鏡子。

她的墓碑面朝山外,遙望着進村的鄉路。

你的名字是我念過最美的情詩

↑圖為方誌敏。(中國照片檔案館提供)

↑圖為繆敏(中)。(方誌敏紀念館提供)

“細姩,我想把我名字當中,志敏的‘敏’字送給你。”在電視劇《可愛的中國》裏,方誌敏對新婚妻子繆細姩(繆敏)説,自己身無分文,只有這樣一件特別的禮物。

而比劇中情節更浪漫的是,方誌敏後來給妻子取化名“李祥貞”,與自己所用化名“李祥松”,又是一對,都有吉祥如意的寓意。

他們沒有鮮花、鑽戒,有的是烽火、硝煙。革命者的愛情之所以分外浪漫,就是因為他們能為彼此摒棄許多世俗的慾望,甚至是獻出生命。

方誌敏夫婦在贛東北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。他們都喜愛歌舞、戲劇,有時還會在工作之餘一起排練節目。

1932年,敵人“圍剿”愈加兇猛。那年冬天,他們唯一的女兒方梅出生,繆敏在轉移途中扯斷臍帶,然後把這個哭聲像小貓一樣的女孩寄養在老鄉家中。

最後一次和女兒見面時,方誌敏流着淚,抱起兩歲的方梅親了又親。轉身間,即是永別。

1935年1月,在降滿大雪的懷玉山中,方誌敏不幸被捕。不久,繆敏也落入敵手,被囚禁於與丈夫關押地一牆之隔的南昌女子監獄。

新中國成立後,繆敏和分別十餘年的女兒終得相見。在方梅21歲生日那天,繆敏送給她一本“遲到”的成人禮——《可愛的中國》。

這是女兒第一次觸摸到父親的文字,她漸漸明白了父親為什麼不得不拋下他最愛的人。

答案寫在父親的遺稿中:“共產黨員——這是一個極尊貴的名詞,我加入了共產黨,做了共產黨員,我是如何地引以為榮呵!從此,我的一切,直至我的生命都交給黨去了。”

1977年,方誌敏的骨灰隆重安葬於南昌梅嶺。繆敏卻沒能等到這一天。就在安葬儀式舉行的一個月前,這位曾與丈夫並肩戰鬥的革命者與世長辭。

↑圖為方梅伏案寫作。(方梅親屬提供)

如今,他們的女兒方梅已是年近九旬的老人。有時在睡夢中,她會夢到父母向她微笑,希望她生活幸福。

責任編輯:劉秋麗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113025.az6680.com域名使用側邊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