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軍營故事|“低人一頭”的大個子兵這樣在軍營實現成功逆襲

來源:中國軍網 作者:胡程 發佈:2021-03-18 09:03:30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當過兵的人都知道,每名戰士心中,都有讓他刻骨銘心的班長;每名班長心中,都有讓他絞盡腦汁想帶好的戰士。

此刻,來自河南的戰士薛亞和來自廣東的班長聶享亮,正在武警雲南總隊機動某支隊營房裏書寫這樣的故事……

薛亞的身高在隊伍裏格外顯眼。胡程攝

“算了吧,我就是不行,不是塊當兵的料”

薛亞身高2.03米,看起來總是“高人一等”,但這個兵在軍營裏,卻總是感覺自己“低人一頭”。

新兵下連的40多天裏,他訓練常常拖後腿,在班長、戰友多次幫教後,5000米跑的成績始終無法觸碰及格線,被中隊長、指導員拉去談了十多次心……

他被困住了,爬不起來、跑不起來、甚至連吼都沒了力氣。多重“折磨”下,薛亞無奈地説:“算了吧,我就是不行,不是塊當兵的料。”

聶享亮正在糾正薛亞的操搶動作,生活中的他能歌善舞,訓練上的他嚴肅中不乏細心和耐心。胡程攝

厭訓、怕訓、訓練差、思想差,薛亞的“問題”在中隊的黨支部會議上被提了出來。

怎麼帶好這個大個子兵?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着。有人覺得薛亞手長腳長,怎麼可能跑不快,肯定是訓練不上心;也有人覺得薛亞訓練沒問題,只是缺乏毅力。班長聶享亮卻不這麼認為,他説:薛亞最需要的是鼓勵和建立信心。最終,薛亞幫教培育的“重任”落在聶享亮的肩頭。

聶享亮握着薛亞那雙粗糙得像是被刀刮過一樣的手,他真切感受到薛亞那股渴求向上的內心力量。

薛亞咬牙堅持進行手推槓鈴訓練。胡程攝

我要活出個“兵樣兒”來

那天凌晨兩點零二分,薛亞在從哨位回到宿舍的路上決定,他要叫醒聶享亮班長,告訴他——我要活出個“兵樣兒”來!

過去的十幾天裏,薛亞的5000米跑成績進步竟一分多鐘,投彈成績名列前茅,就連中隊的搏擊散打集訓名額,薛亞也名列其中。那天晚點名時,指導員通報確定讓薛亞代表中隊參加集訓。

薛亞與戰友進行搏擊對抗訓練。胡程攝

薛亞到一班報到的第三天,聶享亮接到推薦人員參加搏擊散打集訓的通知後,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薛亞這個大高個。他説,集訓每年都有,但機會對於薛亞來説可能只有一次。

那天,聶享亮敲開了中隊長宿舍的房門,兩個人肝火都在蹭蹭往上竄。

“薛亞體能太差、個大不靈活......肯定不行!”

“咋不行,個子高、手長、腳長就是他的優勢!”

“行不行,你説了不算,給你兩個星期,有本事讓我看到他行!”

“看看就看看!”

聶享亮認真琢磨着,準備幫薛亞打個“翻身仗”。

參加搏擊散打集訓後,中隊任命他為中隊擒敵教員。這是薛亞指導戰友進行踢腿訓練。胡程攝

明年的春天,希望能當個好班長

在一班的宿舍,有一張由聶享亮改裝的特別牀鋪,擁有這樣“高人一等”待遇的只有薛亞。薛亞不僅有自己特定的牀、特別的被子,更有量身定做的“訓練大餐”。

薛亞個子高,不協調,要解決這個問題,對於能歌善舞、曾經在總隊文工團工作的聶享亮來説,並非難事。他把一些舞蹈動作進行改編,配上音樂,讓薛亞跟着自己一起舞動,收到了奇效。

聶享亮為薛亞挖專用的“訓練坑”。胡程攝

在器械訓練場,薛亞有一個專屬“訓練坑”,每天聶享亮都會陪着他訓練。

有時候累了、想放棄了,聶享亮總是安慰他:“沒事兒!咱休息好了再來,實在做不了,咱就明天來!”

“每次聽聶班長説這些話,我心裏就像被貓抓一樣,又慚愧又無奈!”薛亞覺得是聶班長讓他找回了快樂和自信。

薛亞對未來有信心了,原因是他身邊多了一位知心的大哥哥。

薛亞與戰友一起進行短跑訓練。胡程攝

訓練場上的摸爬滾打,軍營生活的酸甜苦辣,薛亞在這個青春的火爐裏淬鍊,感受到了成長的痛苦與快樂。

如今的薛亞,已經走入上等兵行列,軍營像是他的第二故鄉,接納他的高度和短處,包容他的喜怒哀樂,他願意和這座軍營結伴而行。

他還定下了一個小目標,明年的春天,他希望和聶享亮一樣,當個好班長。

聶享亮與薛亞在訓練間隙進行舞蹈表演,這是聶享亮改編的“協調舞”,既能娛樂也能鍛鍊協調能力。胡程攝

薛亞在班長和戰友的幫助下,利用橡皮筋進行器械輔助訓練。胡程攝

聶享亮與薛亞一起進行器械訓練。胡程攝

薛亞進行跳高板訓練。聶享亮告訴他,只要掌握技巧、利用身高優勢,這些障礙難不倒他。胡程攝

薛亞與聶享亮在戰友的加油聲中進行甩繩比賽。胡程攝

薛亞有一張特別改裝的牀。胡程攝

薛亞有牀專屬的被子,這是中隊長崔傑專門為他縫製的暖心被。胡程攝

薛亞在兩名戰友的輔助下進行體能訓練。胡程攝

薛亞和聶享亮在夕陽中結束一天的訓練,他們的故事還在繼續。胡程攝

責任編輯:于海洋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113025.az6680.com域名使用側邊欄!